邹智文董卓之乱(六)关东大乱斗与长安大乱斗-杨枫

董卓之乱(六)关东大乱斗与长安大乱斗-杨枫

前传:
董卓之乱(一)袁绍撺掇何进诛杀宦官
董卓之乱(二)洛阳城,董卓踏入了危险之中
董卓之乱(三)义军大旗之下,诸侯各藏祸心
董卓之乱(四)北上,北上,孙坚进军洛阳
董卓之乱(五)打军阀,首先要成为军阀

曹操募兵回到河内,关东诸侯乱局已显。以刘岱杀桥瑁为标志,关东诸侯一边彼此结盟攻战,一边剿灭黄巾军,却纵使董卓从容离开洛阳回到长安并一路布防。此后,关东联军分裂为两大军事集团,分别以袁绍和袁术为核心,彼此拉拢结盟,相互征伐。
属于曹操的第一次机会是黑山贼于毒、眭固等人攻略魏郡、东郡。魏郡的黑山贼被袁绍攻破,但袁绍所任命的东郡太守王肱却没有抵御住入侵的贼兵。曹操抓住机会,进兵东郡,顺利战败黑山贼兵,并趁机暂时向一直拉拢自己的袁绍投诚,在其帮助之下取得东郡太守实权,邹智文拿下了第一块根据地。
这是曹操的人生第二战,也是他的第一次胜仗。讨伐董卓的无望使他迅速成长,懂得借势,也懂得低头,采用更圆融的方法达到自己的目的。乱世之中,曹操凭借着自己高瞻远瞩的战略眼光和杰出的政治军事天赋,迅速地壮大自己的实力,成长为一名优秀的政治家。
之后,黑山贼于毒等人趁曹操领军在外攻打东郡首府东武阳,曹操围魏救赵,径直攻击于毒本屯,迫使于毒解围回救。曹操又于半途截击黑山贼眭固所部,大获全胜。紧接着,曹操又大败南匈奴于夫罗部。[1]在高远的战略眼光之外,曹操首次展现出他的军事才华,并在连续的战争中不断锤炼娴熟。
但这些不过是曹操平定天下的第一步,拥有一郡之地,数千兵马。很快,曹操迈出了最重要的第二步。
来自青州的近百万黄巾军攻入兖州,击破任城,杀害任城相郑遂,又大败兖州刺史刘岱,并杀之。在陈宫和鲍信的推动之下,曹操入主兖州,为兖州牧,在济北大败黄巾军,受降卒三十余万,曹操将其精锐收编。自此,曹操扩大了地盘,拥有了数万精锐部队——青州兵,正式成为称霸一方的诸侯,或者军阀。[2]
此后,曹操愈发紧密地与袁绍连和,先图关东;而袁术也与公孙瓒等连和,彼此相互征伐。[3]袁绍又连和刘表,南北夹击袁术,袁术遣孙坚征讨刘表,孙坚不幸死于军中。袁术又使孙坚的侄子孙贲为豫州刺史与袁绍争夺豫州。[4]而袁术为了扩大自己的势力,竟然与黑山贼寇及匈奴乱军于夫罗等连和,自毁声誉。袁术分兵驻扎封丘、匡亭,呈犄角之势,但被曹操连番战败,不断难逃,基本退出对中原的争夺。[5]袁术为挽救颓势,派遣孙策过长江,经营江南地区以为后方。数年之间,孙策据有江东地区,竟也成为军阀之一,奠定了孙吴政权三分天下的基础。[6]这一年,是初平四年。
袁术失势,关东混战的主导便变成了袁绍和公孙瓒。因为关东诸侯混战过于惨烈,朝廷无力镇压,竟只能派出太傅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前来和解。天子虽然失去实际上的权势,但仍然占有名分上的大义,且关东混战的确给中原地区百姓带来了灾乱,倘若不接受和解,必将失去人心,成为独夫民贼、众矢之的。加上连年征战,土地抛荒,士卒疲敝,双方皆需要休息,袁绍和公孙燕也就借坡下驴接受和解,消停了一段时间。[7]
然而北边刚刚狼烟稍散,南边的下邳县,阙宣却不自量力宣布称帝。徐州牧陶谦竟然举兵襄助,攻打属于兖州泰山郡的华县、费县等地。曹操立即反击,讨伐陶谦,连下十余城,打得陶谦坚守而不敢出战。[8]第二年夏,曹操又借口为父复仇,再次出兵讨伐陶谦,一路攻打,竟然打到东海。曹操功成,势力范围再次扩大,但徐州百姓却多被曹操屠戮泄愤。而事实上,曹操父亲曹嵩被杀已经是两三年前的事情。[9]
正在曹操于徐州征伐之时,后院起火,张邈与陈宫反叛,迎来了吕布,不少郡县响应。曹操的形势顿时逆转,除了鄄城、范县、东阿县三地,其余地盘几乎全部丢掉。[10]
吕布是初平三年四月逃出长安的。出逃前,他干了一件惊天动地的大事——刺杀董卓。
初平二年四月,董卓回到长安。关东数十万联军本来让他胆战心惊,做好了鱼死网破的准备,但实际上,三处作战,董卓两处胜利,唯有与孙坚一路兵马的战事相对胶着,但又有袁绍于其中意图夺取豫州而掣肘孙坚,无形之中帮了董卓一些小忙。关东联军的内讧使董卓明白联军不会对他造成实质上的压力,但洛阳已经残破,久留无益,且孙坚又委实不可小觑,董卓就顺势撤军,但于函谷关一线沿路布防,严守入关的门户。
但关东的威胁既无,董卓便愈发肆无忌惮,自封为太师,又自号尚父,做起了皇帝老师兼干爹。又“乘青盖金华车,爪画两轓,时人号曰竿摩车”。此外,董卓大肆封赏亲党,将自己的弟弟董旻封为左将军、鄠侯;侄子卓璜风味侍中中军校尉典兵;又将自己的不满周岁的儿子也封侯,孙女董白,尚未成年,也被封为渭阳君。[11]日常交往中,董卓也渐渐目中无人,公卿百官见到董卓,当街行李,董卓竟十分倨傲,终不回礼。三台尚书等官员也须到董卓府中议事。国事竟如董卓家事。[12]
除此之外,董卓又于长安城北二百余里的郿坞积极营建属于自己的军事堡垒,其城城墙牢固,逾制高于长安。在郿坞中,董卓大量储备粮食及从洛阳掳掠的钱财,作为以后大出天下或自守的资本。
而事实上,董卓到底不过是一介武夫,既不动政治操作,又过于迷信武力,最根本的是对于未来,他只有一个模糊的愿望,却没有清晰的目标和具体可行的实施方案。所以,当他具有关中千里的时候,他迅速透支了自己的政治信用,不管是在郿坞虐杀战俘,还是随意笞杀意见不合的张温,又或者是纵容手下滥施刑罚,这些都导致上至朝臣下至百姓与他离心背德。更遑论此前废立皇帝、火烧长安、掳掠富户、滥杀无辜等暴虐行为本已让臣民均对他心怀怨恨。董卓之暴虐无道,比之夏桀已有过之而无不及。及至董卓坏五铢钱,扰乱经济,使民不聊生,更使促使公卿认清董卓毫无政治理想与政治才干,只会胡作非为。关东联军实际上的失败又使长安诸官员丧失希望,刺杀董卓的事宜便提上议程。[13]
董卓的骄横跋扈、目中无人延及到了自己人中,终于让司徒王允等人抓住了机会。这个小小的缝隙便是吕布。
吕布本是董卓东入洛阳时策反招纳的手下。凭借吕布,董卓迅速掌握了洛阳兵马。又因为吕布勇武过人,颇得董卓喜爱,被提拔为中郎将,封为都亭侯。董卓与吕布二人誓为父子。但实际上,董卓更多的只是需要借助吕布的武力以自卫,防范他人的刺杀。但吕布一次不经意的招惹,大失卓意,董卓愤怒,拔起手戟掷向吕布,亏得吕布身手矫捷躲了过去。吕布主动向董卓道歉,董卓方解恨。虽然这次小小的危机过去,董卓的作为却让吕布怀恨在心,加上吕布与董卓的侍婢通奸,惧怕被发现。时日既久,这道裂缝也越撕越大。[14]
吕布意欲杀害董卓以泄愤并自保的心思被有意结交他的王允发现。王允抓住时机,成功策反吕布。
初平三年四月二十三日,吕布趁皇帝于未央殿大会群臣之时,率亲兵十余人穿卫士服把手掖门,于董卓入朝时将之格杀。随即,董卓被夷灭三族,阿附董卓的诸人也被诛杀。长安百姓咸相庆贺。[15]
董卓既死,朝政大权由设计刺杀董卓有功的王允主持。作为回报,吕布被封为奋武将军,赐予天子符节,仪比三司,又进封温侯,与王允共秉朝政。[16]但王允很快也迷失在权力的漩涡中,借清洗董卓一党滥杀无辜,如名臣蔡邕仅因为董卓之死叹息便被斩杀。[17]
清洗长安的同时,王允、吕布也积极谋划剪灭董卓余部。董卓余部大都是骁勇善战的凉州兵,军中又被董卓经营良久,实是祸乱之源。
首先,吕布派遣李肃到陕西,天真地打算以召名诛杀董卓的女婿牛辅。结果,牛辅击败李肃,守陕自保。吕布一怒之下杀死李肃。后来,牛辅营中有人叛逃,引发骚乱,牛辅以为全军叛乱,携带金银财宝与一向亲近的攴胡赤儿等五六人逃跑,最后赤儿等人谋财害命,将牛辅的首级送往长安邀功。[18]
留在关东地区的李傕、郭汜、张济等人听闻消息返回长安,牛辅已败,董卓余部群龙无首,准备散伙偷偷归乡。此时,王允等人也根本没有意识到应该尽快安抚董卓余部,以防其继续作乱,这给了贾诩可乘之机。贾诩本是牛辅部下,他成功劝说李傕等人拥兵自保。李傕、郭汜等于是收兵向西,攻向长安。[19]一路上,李傕等不断收拢士卒,到达长安时,已有兵十余万。李傕等与董卓其他的部将樊稠、李蒙、王方等合围长安,急攻之下,长安十日便被攻破,吕布巷战不利,于是逃出长安,经武关,投奔袁术。[20]
长安城破,李傕等放纵士兵在城中烧杀抢掠,长安百姓被屠戮一空。密谋刺杀董卓的官员也被诛杀,王允被悬尸示众。
入主长安的李傕等人比起董卓更加不堪与短视,抢掠与屠戮之后,他们想的不是安定百姓恢复生产,而是论功行赏、争权夺利。“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汜为后将军、美阳侯。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傕、汜、稠擅朝政。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屯弘农。” [21]
侍中马宇与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等密谋与前来投降的马腾联合,里应外合,诛杀李傕。但马腾行进途中密谋外泄,樊稠出击马腾,马腾败退凉州;马宇也被击杀。趁此机会,樊稠纵兵劫掠三辅地区,致使百姓穷困。[22]
很快,樊稠被李傕怀疑与韩遂有密谋,被李傕刺杀;而李傕与郭汜又互相怀疑,彼此残杀。董卓军中的派系斗争终于使自己走向了毁灭。[23]
事实上,关东混战与长安乱战并无实质上的不同,皆是试图互相兼并以壮大自己。所不同的只是关东诸侯到底多多少少有一些政治理想,而董卓等人却鼠目寸光且更加残暴血腥艾佳妮
只是可怜了那个才十几岁的孩子。
[1]《三国志卷一·魏书一》:黑山贼于毒、白绕、眭固等十馀万众略魏郡、东郡,王肱不能御,太祖引兵入东郡,击白绕于濮阳,破之。袁绍因表太祖为东郡太守,治东武阳。三年春,太祖军顿丘,毒等攻东武阳。太祖乃引兵西入山,攻毒等本屯。毒闻之,弃武阳还。太祖要击眭固,又击匈奴于夫罗于内黄,皆大破之。
[2]《三国志卷一·魏书一》:青州黄巾众百万入兖州,杀任城相郑遂,转入东平。刘岱欲击之,鲍信谏曰:"今贼众百万,百姓皆震恐,士卒无斗志,不可敌也。观贼众群辈相随,军无辎重,唯以钞略为资,今不若畜士众之力,先为固守。彼欲战不得,攻又不能,其势必离散,后选精锐,据其要害,击之可破也。"岱不从,遂与战,果为所杀。信乃与州吏万潜等至东郡迎太祖领兖州牧。遂进兵击黄巾于寿张东。信力战斗死,仅而破之。购求信丧不得,众乃刻木如信形状,祭而哭焉。追黄巾至济北。乞降。冬,受降卒三十馀万,男女百馀万口,收其精锐者,号为青州兵。
[3]《三国志卷一·魏书一》:袁术与绍有隙,术求援于公孙瓒,瓒使刘备屯高唐,单经屯平原,陶谦屯发干,以逼绍。太祖与绍会击,皆破之。
[4]《三国志卷四十六·吴书一》:初平三年,术使坚征荆州,击刘表。表遣黄祖逆於樊、邓之间。坚击破之,追渡汉水,遂围襄阳,单马行岘山,为祖军士所射杀。兄子贲,帅将士众就术,术复表贲为豫州刺史。
[5]《三国志卷一·魏书一》:四年春,军鄄城。荆州牧刘表断术粮道,术引军入陈留,屯封丘,黑山馀贼及于夫罗等佐之。术使将刘详屯匡亭。太祖击详,术救之,与战,大破之。术退保封丘,遂围之,未合,术走襄邑,追到太寿,决渠水灌城。走宁陵,又追之,走九江。夏,太祖还军定陶。
[6]《三国志卷一·魏书一》:是岁,孙策受袁术使渡江,数年间遂有江东。
[7]《三国志卷六·魏书六》注引《英雄记》曰:初平四年,天子使太傅马日磾、太仆赵岐和解关东。岐别诣河北,绍出迎于百里上,拜奉帝命。岐住绍营,移书告瓒。瓒遣使具与绍书曰:“赵太仆以周召之德,衔命来征,宣扬朝恩,示以和睦,旷若开云见日,何喜如之?昔贾复、寇恂亦争士卒,欲相危害,遇光武之宽,亲俱陛见,同舆共出,时人以为荣。自省边鄙,得与将军共同此福,此诚将军之眷,而瓒之幸也。”
[8]《三国志卷一·魏书一》:下邳阙宣聚众数千人,自称天子;徐州牧陶谦与共举兵,取泰山华、费,略任城。秋,太祖征陶谦,下十馀城,谦守城不敢出。
[9]《三国志卷一·魏书一》:兴平元年春,太祖自徐州还,初,太祖父嵩,去官后还谯,董卓之乱,避难琅邪,为陶谦所害,故太祖志在复雠东伐。夏,使荀彧、程昱守鄄城,复征陶谦,拔五城,遂略地至东海。还过郯,谦将曹豹与刘备屯郯东,要太祖。太祖击破之,遂攻拔襄贲,所过多所残戮。
[10]《三国志卷一·魏书一》:会张邈与陈宫叛迎吕布,郡县皆应。荀彧、程昱保鄄城,范、东阿二县固守,太祖乃引军还。布到,攻鄄城不能下,西屯濮阳。
[11]《三国志卷六·魏书六》注引《英雄记》曰:卓侍妾怀抱中子,皆封侯,弄以金紫。孙女名白,时尚未笄,封为渭阳君。
[12]《三国志卷六·魏书六》:卓至西京,为太师,号曰尚父。卓弟旻为左将军,封鄠侯;兄子璜为侍中中军校尉典兵;宗族内外并列朝廷。公卿见卓,谒拜车下,卓不为礼。召呼三台尚书以下自诣卓府启事。
[13]《三国志卷六·魏书六》:筑郿坞,高与长安城埒,积谷为三十年储,云事成,雄据天下,不成,守此足以毕老。尝至郿行坞,公卿已下祖道于横门外。卓豫施帐幔饮,诱降北地反者数百人,于坐中先断其舌,或斩手足,或凿眼,或镬煮之,未死,偃转杯案间,会者皆战栗亡失匕箸,而卓饮食自若。太史望气,言当有大臣戮死者。故太尉张温时为卫尉,素不善卓,卓心怨之,因天有变,欲以塞咎,使人言温与袁术交关,遂笞杀之。法令苛酷,爱憎淫刑,更相被诬,冤死者千数。百姓嗷嗷,道路以目。悉椎破铜人、钟虡,及坏五铢钱。更铸为小钱,大五分,无文章,肉好无轮郭,不磨鑢。于是货轻而物贵,谷一斛至数十万。自是后钱货不行。
[14]《三国志卷七·魏书七》:卓以布见信于原,诱布令杀原。布斩原首诣卓,卓以布为骑都尉,甚爱信之,誓为父子。布便弓马,膂力过人,号为飞将。稍迁至中郎将,封都亭侯。卓自以遇人无礼,恐人谋己,行止常以布自卫。然卓性刚而褊,忿不思难,尝小失意,拔手戟掷布。布拳捷避之,为卓顾谢,卓意亦解。由是阴怨卓。卓常使布守中舍,布与卓侍婢私通,恐事发觉,心不自安。
[15]《三国志卷六·魏书六》:三年四月,司徒王允、尚书仆射士孙瑞、卓将吕布共谋诛卓。是时,天子有疾新愈,大会未央殿。布使同郡骑都尉李肃等,将亲兵十馀人,伪着卫士服守掖门。布怀诏书。卓至,肃等格卓。卓惊呼布所在。布曰"有诏",遂杀卓,夷三族。主簿田景前趋卓尸,布又杀之;凡所杀三人,余莫敢动。长安士庶咸相庆贺,诸阿附卓者皆下狱死。
[16]《三国志卷七·魏书七》:允以布为奋武将军,假节,仪比三司,进封温侯,共秉朝政。
[17]《三国志卷六·魏书六》注引谢承《后汉书》曰:蔡邕在王允坐,闻卓死,有叹惜之音。允责邕曰:“卓,国之大贼,杀主残臣,天地所不佑,人神所同疾。君为王臣,世受汉恩,国主危难,曾不倒戈,卓受天诛,而更嗟痛乎?”便使收付廷尉。邕谢允曰:“虽以不忠,犹识大义,古今安危,耳所厌闻,口所常玩,岂当背国而向卓也?狂瞽之词,谬出患入,愿黥首为刑以继汉史。”公卿惜邕才,咸共谏允。允曰:“昔武帝不杀司马迁,使作谤书,流于后世。方今国祚中衰,戎马在郊,不可令佞臣执笔在幼主左右,后令吾徒并受谤议。”遂杀邕。
[18]《三国志卷六·魏书六》:初,卓女婿中郎将牛辅典兵别屯陕,分遣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略陈留、颍川诸县。卓死,吕布使李肃至陕,欲以诏命诛辅。辅等逆与肃战,肃败走弘农,布诛肃。其后辅营兵有夜叛出者,营中惊,辅以为皆叛,乃取金宝,独与素所厚攴胡赤儿等五六人相随,逾城北渡河,赤儿等利其金宝,斩首送长安。
[19]《三国志卷十·魏书十·荀彧荀攸贾诩传》:董卓之入洛阳,诩以太尉掾为平津都尉,迁讨虏校尉。卓婿中郎将牛辅屯陕,诩在辅军。卓败,辅又死,众恐惧,校尉李傕、郭汜、张济等欲解散,间行归乡里。诩曰:"闻长安中议欲尽诛凉州人,而诸君弃众单行,即一亭长能束君矣。不如率众而西,所在收兵,以攻长安,为董公报仇,幸而事济,奉国家以征天下,若不济,走未后也。"众以为然。傕乃西攻长安。
[20]《三国志卷七·魏书七》:布自杀卓后,畏恶凉州人,凉州人皆怨。由是李傕等遂相结还攻长安城。布不能拒,傕等遂入长安。卓死后六旬,布亦败。将数百骑出武关,欲诣袁术。
[21]《三国志卷六·魏书六》:比傕等还,辅已败,众无所依,欲各散归。既无赦书,而闻长安中欲尽诛凉州人,忧恐不知所为。用贾诩策,遂将其众而西,所在收兵,比至长安,众十馀万,与卓故部曲樊稠、李蒙、王方等合围长安城。十日城陷,与布战城中,布败走。傕等放兵略长安老少,杀之悉尽,死者狼籍。诛杀卓者,尸王允于市。葬卓于郿,大风暴雨震卓墓,水流入藏,漂其棺椁。傕为车骑将军、池阳侯,领司隶校尉、假节。汜为后将军、美阳侯。稠为右将军、万年侯。傕、汜、稠擅朝政。济为骠骑将军、平阳侯,屯弘农。
[22]《三国志卷六·魏书六》:是岁,韩遂、马腾等降,率众诣长安。以遂为镇西将军,遣还凉州,腾征西将军,屯郿。侍中马宇与谏议大夫种邵、左中郎将刘范等谋,欲使腾袭长安,己为内应,以诛傕等。腾引兵至长平观,宇等谋泄,出奔槐里。稠击腾,腾败走,还凉州;又攻槐里,宇等皆死。时三辅民尚数十万户,傕等放兵劫略,攻剽城邑,人民饥困,二年间相啖食略尽。
[23]《三国志卷六·魏书六》:诸将争权,遂杀稠,并其众。汜与傕转相疑,战斗长安中。
杨枫的三国故事:
曹操杀吕伯奢始末
曹操和夏侯惇只是儿女亲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