诸暨门户定点跳伞!中国空降兵千米高空正落靶心-央广军事

定点跳伞!中国空降兵千米高空正落靶心-央广军事


“空降排—2017”国际军事比赛打响
都有哪些项目妈的阿库娅?
中国队都有哪些精彩表现呢拾杯水?
今天就做狐狸精,小编就带你去现场看看
“空降与急行军”比赛
“定点跳伞”比赛

中国参赛队员在空中操纵降落伞
“空降与急行军”
马达轰鸣,伞花朵朵。日前,在鄂北某综合训练场卓琳妹妹,“空降排—2017”国际军事比赛“空降与急行军”课目的比赛拉开序幕。

在比赛中,中国、伊朗、哈萨克斯坦、俄罗斯、南非等五个国家的参赛队围绕“空降与急行军”课目展开激烈角逐。按照比赛规则,从最后一名队员跳离飞机到完成集结,再到在指定路线上奔袭10公里,用时短者名次靠前。
根据抽签确定的比赛顺序,这天上午7点15分左右,参赛队员在800米高空陆续跳离直升机,朵朵伞花瞬间绽放在蓝天。从降落伞正常张开到参赛队员安全着陆,大约需要两分钟的时间。记者在比赛现场看到,为了能在着陆后更快地完成集结,在这两分钟的留空时间内,各国参赛队员操纵着降落伞“御风而翔”,纷纷从开伞位置向着地面集结点附近“飞”去。

伞花朵朵绽放
大地迎面而来、刹棒、着陆……参赛队员降落到地面后,立即解脱伞具、以风卷残云之势迅速收装降落伞。在各参赛队内部之间的相互帮助下,队员们或肩扛、或手提,携带着伞具向预定集结点发起勇猛冲锋。

中国参赛队员着陆瞬间
哈萨克斯坦参赛队员收装降落伞
南非参赛队员收装降落伞
集结点处,各国参赛队员经过几分钟的短暂调整远古种田记,紧接着就站在了10公里越野的起点上。经过连续奋战,参赛队员的汗水早已湿透了迷彩服诸暨门户,浸泡着身上披挂的装具。发令枪响,参赛队员犹如脱缰野马般冲进赛道。

中国参赛队在集结区
7月底的湖北山区,骄阳似火,地面温度高达四十多摄氏度花脸雪糕。在10公里越野的后半程,陆续有几名参赛队员因中暑而晕倒。看着身边的战友被抬上救护车,各国参赛队员仍斗志不减,继续朝着终点线进发。

南非参赛队在10公里越野途中
伊朗参赛队在10公里越野途中
中国参赛队员在比赛中展现出了团结的协作意识、顽强的拼搏精神。队员郭贤峰在10公里越野中体力过度透支邢质斌简历,仍咬牙继续坚持。在距终点600米处,郭贤峰神志昏迷、一头倒在了赛道上。
“前三名跟我来,快抬人!”关键时刻,“空降排”排长邹勇兵指挥参赛队通力协作、抬着倒下的战友冲向终点。撞线的一刹那,观礼台观众纷纷起立,鼓掌、欢呼声飘荡在赛场上空。尽管赛场温度高,但队员士气更高,面对天气等不利因素的影响,中国“空降排”勇士用行动阐释了中国军人的风采。
定点跳伞比赛
定点跳伞比赛,此次共有来自中国、伊朗、哈萨克斯坦、俄罗斯、摩洛哥、南非等六个国家共18人参加角逐。

中国参赛队员自信出征
伞训教员正在帮中国队参赛选手整理伞具
每个参赛队由三人组成。经过现场抽签,俄罗斯队排在第一个出场,我国空降兵参赛队第三个出场。中国队三名选手由来自侦察引导专业的上士黄晓龙担任领队,下士梁龙飞、杨行紧跟其后。他们身披空降兵单兵基本战斗装具和95式自动步枪,携带我国自主研制的伞兵-11型降落伞亮相登机区域。

跳伞队员杨行,来自雷神突击队
跳伞队员队员梁龙飞
气温接连爬升。在登机区域,气象资料通报显示:空中合成风向270度寻找周星驰,温度34-36℃,风速2-4米/秒,看似风速不大,实则不然。负责“空降排”定点跳伞课目的空降兵某军参谋部苏亮亮参谋介绍,今天因为风不大,会有扰乱气流,不便于跳伞员掌握下降方案和精确踩点。
同场竞技,同样天候,同样公平。随着绿色信号弹升空,俄罗斯参赛队携带本国伞具装备第一个登机飞向目标区域,其余参赛队间隔15分钟登机,正仔细检查伞具装备。

伞训教员为南非参赛队员整理伞具
哈萨克斯坦队员正在整理伞具
循着飞机轰鸣声,对空观察的指挥组参谋介绍说,这次单独设置定点跳伞,不同于表演比赛,是遵循打仗要求、提高空降兵翼伞渗透、蛙跳突击、引导打击能力的实战训练。据了解,空降兵敌后作战环境特殊,定点跳伞具有高空渗透距离远、落点精确吴中服装学校,在作战任务中起到突袭和渗透作用,达到“精兵点穴”。
定点跳伞课目设置明确:跳伞员需要从1200米高空跳下,尽可能靠近10公分地面中心靶标宁采儿。其中,跳伞员身体与地面第一接触点为着陆点,裁判测量着陆点至靶标距离,成绩精确至厘米。各参赛队采取3名跳伞员成绩之和为最终成绩,数值越小名次越靠前。

中国队员出发前眼神坚毅
10时30分,中国空降兵参赛队在两名投放员的带领下登上直升机一介鲁夫。飞机抵达空降区域后,随着离机信号响起斯琴高美,领队黄晓龙打头阵第一个勇敢跃出,其余两人紧随其后跃出机舱,霎时间,三朵伞花蓝天绽放。
伞开后毕会仙,黄晓龙迅速判定风速、气流,把握风向,高空选片、低空选点,走出准确下降轨迹,紧跟其后的两名队员按照领队的下降轨迹依次跟进。放眼蓝天刘守玟,朵朵伞花时而自由运动、时而旋转滑落,默契版地在湛蓝的天空中留下一道道精美的弧线。

哈萨克斯坦参赛队登机
领队黄晓龙,去年参加“空降排—2016”定点跳伞比赛,取得1.26米的单人成绩。今年入选“空降排”参赛队以来,连续进行百余次跳伞训练,近30次左脚踩点中心靶标不超过20厘米,层层选拔从40多人中脱颖而出,以小组领队身份代表中国空降兵出征。
领队,自然不好当,魏吉英肩负着为后面队员提供正确的下降方案选择,他把轨迹走好,后面才有踩点机会。为了练就过硬的技能,他们专门外请八一跳伞大队教员助教施训,边跳边总结,成绩稳步提高。出征前洪荒之狮祖,黄晓龙自信地跟队友们说:看我的!

投放员正在为中国队跳伞队员检查伞具
“第一名队员准备着陆权霸天下,注意测量。”地面裁判组严正以待。
50米、30米、10米......离地面越来越近了,黄晓龙操纵降落伞,接地瞬间,左脚抬起稳稳地踩在直径10厘米的中心靶标上。“黄晓龙,0.10!”首跳成功,踩点靶心仅10厘米霸剑凌神!当裁判测量成绩宣布后,现场响起热烈掌声。紧接着,第二名队员也进入定点圈,第三名队员杨行正中中心靶标,更是点爆现场气氛。
从天到地,1200米到0.10米,“精准点穴”助赛场夺冠,更为战场打赢。

厉害了,我的空降兵
来源:央广军事
作者:记者李晓波; 蒋龙、戚勇强
图片:盛超
编辑:筱媛
编审:王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