说法英文女人什么时候最寂寞--热辣小说

女人什么时候最寂寞?-热辣小说


段新一直觉得生活是很艹蛋的事情。比如说,自己原本应该是一个很普通的学生,但是不小心就成了杀手。更艹蛋的说,自己既然已经成了一个特别牛掰的杀手,为何又要把自己的力量给封印了,然后把自己给赶到这什么破学校来继续上学。
“还有三天!”段心在心里想。他实在是不想到学校去,因为与其说那是上学还不如说是去遭罪。“记住!我会还回来的!马上!”段新在镜子前攥着拳头对自己说。
好不容易到了学校门口,段新战战兢兢的往学校里挪,遥遥的就看到学校门口站着几个小混混模样的家伙,段新顿时更加走不动路了。他本来想转过去到小卖部躲一下。但是天不如人愿,他被看到了!
“段新!干嘛去!快过来过来!”其中一个梳着大背头的家伙看到了段新招招手让他过去。这个时候他躲也躲不掉了,只好硬着头皮走过去。
“刘哥好!李哥好!孙哥好!赵哥好!”段新点头哈腰外星人陈山,一一打招呼。这四人是学校的“四大恶人”,平时仗着家里有钱有势,在学校里欺男霸女为非作歹原生黑洞,学校也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这更加助长了他们的气焰。
“见到我们为什么躲呀?我们有那么惹人厌吗?”那大背头的家伙继续问。这家伙叫刘杰龙,平时喜欢梳着大背头,长的个猴脸模样,偏偏认为自己的发型最牛掰。当然,他也是四大恶人之首。平时其他几人也都是唯他是从。
“没...没有!我只是想去买点东西!”这个时候段新打死都不敢承认。要知道他们整人的手段可是无比的残忍而且层出不穷。起初刚来上学的时候,因为刚刚失去内力,对于自己的能力还没有一个很好的适应,还认为自己是那个很牛掰的杀手,所以试图反抗过,结果被整的可叫个惨!从此以后,也不知道是不是整习惯了,一见到段新,对方就要整他。
“我看你就是不敢见咱们哥几个!说说,为啥?是不是咱哥几个长的丑还是咋地?”说话的这家伙是个胖子,带着个圆框眼镜,一双老鼠眼溜圆溜圆的,叫李昊。可以说这家伙是几个人的军师,平时几个人干的那些缺德带冒烟的事情主意几乎都是出自他。一肚子坏水。
“不是李哥!我是早饭没吃......"段新唯唯诺诺。
“好了!别解释了!看来你是不待见咱们呀小僧空空!”另外一个长的还是挺帅的家伙说,这家伙叫孙柱,自称“十全小帅哥”。当然也是四个人中间长的最帅的。平时靠着自己的姿色也没少干些败坏人家小女生名节的事情。
“就是,咱们兄弟可是新社会大好青年,你看,你竟然敢不待见俺们?那可不行?你这是犯了革命姓错误!是要受到惩罚的!”这个时候,最后一个长脸的家伙终于说话了,这家伙叫赵文彬是个肌肉狂,平时最喜欢的就是将自己一身的肌肉显露出来,以为自己多牛逼的样子。很多次段新都差点没忍住想要告诉他,他的肌肉练的走形了。看起来不仅不完美,反而很恶心。
“哟!这不是四大恶人吗?怎么,又想祸害谁呀?”还没等段新说话,一个女孩的声音就传了过来。段新一看,原来是白琳。白琳是学生会主席,而且学习很好。这恐怕是整个学校唯一一个经常帮助段新的女孩了。
“这不是白小姐吗?我们可是奉公守法的好学生,咱们能祸害谁呀!”刘杰龙赶紧说。对于白琳的身世,他是早有耳闻,绝对是个不好惹的主。
“那最好!段新!既然他们没事,那咱们回班里吧!”白琳和段新一班。四大恶人经常欺负段新,白琳早就知道,也帮他解了几次围。这个时候,她哪里看不出这些人又要欺负段新。所以借机将他带走。
“嗯!好的!”段新对着四个家伙弯腰点头的,跟在白琳后面走掉了。
等到白琳两人走后,那李昊说:“刘哥!这妞太嚣张了!经常破坏咱们的好事,你看咱们是不是给她点颜色看看?”
“不可乱动!你们是不知道这小妞背后的势力。据说整个南,阳市的黑暗势力都听他们家的超级古武系统,所以不可乱动!”刘杰龙说。这南,阳市是离他们所在的江阳市不远,以前是一个县,隶属江阳市。后来划出去,算是县级市。“不过,咱们不好直接对付她,咱们也不能让她太嚣张了不是吗?”说完,就在几人的耳边嘀咕了几句。惹的几人哈哈大笑。
段新所在的学校叫兴文中学。可以说来这儿的学生,都是整个江阳市拔尖的。当然也不排除这里有那些花钱进来的。不如说四大恶人。
白琳走在段新的前面,走了一会,突然发现段新还没有跟上,所以回头看了他一下,只见段新走路头往前伸着,双眼看地,仿佛是生怕别人看到他一样。一看到他这样,白琳就来气。
“段新!你能不能走路男人一点?”白琳说。段新想不到走在前面的白琳会突然停下来,所以差点一下撞了上去。
“啊!”段新抬头看了看白琳一眼,想到刚刚白琳说的话,赶紧诺诺的说一句:“哦!”
看着他那样,白琳气的牙痒,索姓也不再管他。径直走向了教室。
两个人所在的班级是高三《3》班。现在是毕业班,不久就要高考了,所以大家都很忙碌。
段新就这样度过了两节课。课间艹的时候,段新起身要上厕所。刚走到门口,就看到四大恶人正站在门口。
这个时候,段新想要躲避也来不及。班里的人都去做艹去了,所以基本上没有什么人。
“刘哥好!李哥好!..."原本还是要像原来一样打招呼的,但是被刘杰龙打断了。
“别他娘的叫了武石磊!过来,跟你说个事情。”刘杰龙说。
“什么事情刘哥?”段新问。
“刚刚我们看到白琳进厕所了,说法英文这个时候,厕所也没有别人,去,把这个东西递给她!记住要大声的拍门,然后递给她!”刘杰龙说。说完递给段新一包东西。段新一看,差点没把它扔掉。因为上面写着几个字“七度空间”。
“什么?这..."段新实在想不到,他们竟然要自己这样做。
“别他妈唧唧歪歪,叫你去就快去!”赵文彬火大的说,一边说,一边双手攥拳,让他的肌肉突出来。
原来几个人想好了,想跟白琳玩大的,自己肯定不行,那只好让她尝尝羞辱的滋味。而且还是自己天天帮着她的家伙。想到待会白琳的表情,几个人就想笑。
段新一步一步的往前走,感觉每一步都像是腿里灌了铅一样。这个时候,他的脑海里回荡着老头子的话:“段新!你姓格太过乖戾,这次封印你的内力,就是希望你能学会忍,忍常人所不能忍!”
“我再忍三天,到时候老子让你们后悔!”段新想。老头子怎么也想不到,自己辛辛苦苦想出来的计策,竟然适得其反。反而让他更加乖戾。
很快,段新巨走到了女厕所门口江望兵。他甚至能够听到自己的胸口心跳嗵嗵的声音。这辈子还是第一次上女厕所呀!
人家都说什么,抽个烟,喝个酒,女厕所里解个手那是男人做的最牛掰的事情,但是段新今天感觉自己一点都不爷们。估计还会死的很惨。不过死就死吧!他是想好了,反正也就这么几天了,管他怎么样去,一个字,一定要忍!难道三十六拜都拜了,还差这一哆嗦吗?
兴文中学因为做为整个江阳市学校中的战斗机,所以自然是财大气粗,这一点在厕所里都能体现出来。整个兴文中学的厕所都是绝对的高档配置,无论是蹲位,马桶无不一应俱全,而且全部单门独户江新资讯网,隔间一一隔开。而且卫生更是一流,就连地面都有一种让人不忍践踏的感觉。
当然,也正因为这里的隔间设施一流,所以极大的方便了那些喜欢追求刺激的学生们,这也让他们除了学校的小树林以外,有了第二个探讨男女身体构造促进彼此了解加强彼此间感情顺便为咱们祖国的生计用品的营业额做出贡献的地方。据说很多周边学校的情侣都会专门来兴文中学参观一下这里的厕所,顺便在这里进行一场“友谊赛”,而且估计他们一边打比赛,一边还会用手在墙壁上乱画,“钱基波苏菲菲到此一游”“刘一手张迪美到此留念”这样的字在兴文中学的厕所隔间的墙壁上密密麻麻,层出不穷,这也看出,兴文中学的厕所到底有多好。
不过这一切都不是现在的段新能够欣赏的,现在他除了自己的心跳,其他的根本都听不到。女厕所在男厕所的里面,他甚至感觉,这一点点的距离仿佛就是当年革命同志为了自己现在的美好生活而奋斗过的两万五千里的长征路。
一走进女厕所,段新感觉自己的心跳速度更加快了,基本上都快达到每秒两百迈,交警要扣分罚款了。不过很快,作为一个杀手,他敏锐的鼻子就闻到一股熟悉的味道。这种味道让他更加紧张,这里怎么会有这种味道呢?难道说这里有人杀人吗?
不错!段新闻到味道就是“血腥味”。而且根据他多年的经验,这种血液绝对是刚刚发生不久的,难道凶手还没离开吗?作为一个有正义有良心的杀手,虽然失去了身手,段新还是没有退缩。因为他突然听到有一个厕所隔间里有响动。虽然声音极其的低微,但是他还是听出了,那是一个女孩的有点痛苦的声音。“或许那个女孩还有救呢?”
段新一步一步的逼近那个隔间,他努力使自己的脚步更轻,绝对不能让凶手发现自己,否则自己恐怕根本不是对手,现在唯一的机会就是攻对方个措手不及。越来越靠近隔间,段新的呼吸也越来越平静,这是一种作为一个专业的杀手必备的素质,越是危险越是要让自己的心情平静。
里面又有了一声女孩低微而且急促的呻吟声,而且还有一点微弱的脚步声傅正华。看来这凶手很是专业,他可能是要被害者慢慢的死去,现在他肯定是在紧紧的勒住对方的脖子,不然对方绝对不会出现这种急促的声音。段新的手心开始冒汗。手也慢慢的伸向了那个门把手。
兴文中学因为人流量太大,厕所如果隔间太大的话,那么隔间数量就会减少,肯定位置就不够用,所以隔间的设计都不怎么大,这样以来,门就只好往外面拉,因为里面的空间根本不够用。
而且这隔间的门,在里面就是一个很小巧的梭,只要用力一拉就能拉开。
这个时候,段新又感觉自己的心有点加速的迹象,但是他努力平复了一下,抓住了那个门把手。同时脑海里屏蔽了一切的念头,现在自己是要战斗了,那就只能考虑战斗的事情。
“来吧人偶格斗!‘段新心里大吼一声,用力一下就拉开了隔间的门,甚至因为他的力量过大,门都被他拉了下来,哐当一声掉在了地上。但是这些都没有让震惊中的段新有什么反应。因为这个时候,他简直是太震惊了。
如果这个时候,隔间里出现一个尸体,甚至说出现一个男人正在努力的掐着一个女的脖子他都不会吃惊,因为这些他都做好了心理准备,韩惠淑但是这里面却都根本不是。
此时的厕所隔间里,正蹲着一个显然惊吓过度的女孩,敏锐的嗅觉让短信马上发现这些血腥味道来自女孩的胯下,眼神一扫他也一下子明白是怎么回事了,这一下子更加不知所措了。
那个女孩刚刚也是一下子惊吓过度说不出话来,这个时候看到段新的眼神突然转到自己的胯下,反应过来,双手紧紧的护在双腿之间,大声的叫了起来:“啊..."
段新从来都不知道原来一个女人在极度惊吓下可以发出如此激烈的声音,那声音绝对高到几层楼房那么高。顿时他就感觉自己的耳朵轰鸣起来。
就在此时,突然从旁边的隔间里窜出一个人影:“段新!你干啥呢?”段新转头一看,站在自己不远处看着自己的正是四大恶人让自己递东西的对象,白琳!
段新不知道自己脑子当时到底是怎么想的,竟然将手里的“七度空间”举起来,一下塞到那个正吓的歇斯底里的女孩手里然后说:“我来送这个的!”说完不管白琳的反应,一下子就跑掉了,那速度,要是他去参加奥运会,就没有博尔特什么事情了。
“臭流氓!给我站住!”虽然不知道段新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但是白琳却知道,这肯定不会是这么简单。一看段新跑掉了,就赶紧追了出去。
“四大恶人”此时正在不远处的地方趴在栏杆上等着看热闹,当突然听到里面有女人大吼的时候,刘杰龙猥琐的笑道:“听吗?那小子下手了!"接着几个人就哈哈笑了起来。果然很快就看到段新从里面跑了出来。而后面跟着的正是他们这次报复的对象,白琳。只见白琳一边飞快的跑,一边在后面喊:“臭流氓!你给我站住!”。
“这小子什么时候跑这么快!”刘杰龙注意到段新的速度,问。
"别管这些了,不然被那妞发现是咱们指使的就麻烦了咱们撤吧!”李昊说。
段新当然不可能被抓到,要知道当年那老不死的弄自己的时候可是绝对的下了死手,不跑快一点,就可以在这个世界上gameover了。
段新这一次是想清楚了,与其在此等三天备受虐待,还不如回家待三天,等到那个时候,再回来收拾旧河山,朝天阙。至于老头说的什么“忍”不“忍”的,就当放屁吧。
所以他抓起书包,就跑回家了。那速度让后面的白琳真的是望尘莫及。
一口气跑回自己的那个破出租屋,段新把自己往床上一扔,长出了一口气。“他娘的,这是什么事情嘛,别人是到学校学习,摸女人的,到自己这怎么就变了样呢?”迷迷糊糊的,他竟然就这样睡着了。
睡梦里,他只身处在一个逼仄黑暗的山洞里,那个山洞好长好长,以至于段新跑了好久好久,才看到远处有一道亮光在山洞尽头出现。不过还来不及他高兴,梦就醒了。躺在床上的段新头上冒了一头的汗,这个梦已经无数次的出现在了段新的梦里,每次都是那么清晰,每次都是那么逼真,每次都是在那个亮光近在咫尺的时候醒来。“这个梦到底预示着什么呢?看来改天要找个算命先生看一看。”
这一觉段新睡了三个小时,醒来一看已经是下午。这个时候他也睡不着了,干脆出去转转吧。这还是他第一次逃课呢。
夏末秋初的太阳还是像它照射下的女人的腿一样,娇艳照人。段新漫无目的的在街上行走。找另一个路边摊吃了份凉皮,勉强的填饱肚子,段新决定到步行街看看。这里的步行街两边都是林立的门面房,开满了各式各样的服装店。段新觉得自己应该添置两套衣服了。毕竟自己过两天就不再是这个窝囊废的段新了。到时候自己要以一个全新的身份来重回校园。那些看不起我的人,我会让你后悔的!
其实说起来,段新其实很有钱,但是也许是从小在山里长大养成的习惯使然,他根本没有花钱的习惯。他这么些年做杀手赚的钱可是不少,但是几乎全部被他存在银行里。在他的世界里,衣服能够保暖遮羞就成,何必要搞得那么花俏呢。
段新一家一家的溜达,他根本就不看什么牌子,对于他来说,真的就靠感觉。只要他看上眼,那就买了就是。根本也不会问价钱。如果看着不舒服,那你就是倒贴他钱,他也不会要。
很快,段新就在一家店里停下,这里有一件休闲服看起来比较不错。对于一个杀手来说,一件舒服灵活的衣服无疑也是一大助手。所以从舒服上来说,他一直偏向于休闲运动型的衣服。
就在他正看着的时候,突然门外进来了一对男女。那男的已经有六七十岁的年纪了,而且满头的白发,至于那挽着这老头的女人嘛,段新余光轻撇,也知道不会超过25岁。“肯定是干爹跟干女儿的关系。”段新心里想。不过这种事情仿佛已经成为了一种潮流,就好像在某个时代,得梅毒也是一种荣誉一样。
“不嘛!人家就要这一件!嗯嗯”那女孩突然双手扯着老头的胳膊不停的摇晃撒娇说。这一声听到段新的耳朵,直接让他从头麻到脚。
“小妍听话啊!这件看起来是不是太——”老头想了一下低声说“太暴露了!”。听在段新的耳朵里,段新腹诽说:“你们这些老不死的不就喜欢暴露的吗?总有一天死在女人的裤裆里!”
“哪有嘛?人家就是喜欢这一件嘛!爹地!”这一下全身酥麻的段新更加确认,这就是一对干父女。说起来,这女孩长的还真是不错,脸蛋有些婴儿肥,不过这样让她看起来显得更加可爱,一双眼睛黝黑圆润,伴随着睫毛一眨一眨的,看起来特别动人。“果然是外表越清纯,内心越是贱!”
很快,那老头熬不过这“干女儿”的死缠烂打,买了衣服,走出了大门,这个时候,营业员走过来,特别温柔的说:“帅哥十一抽杀律!这件衣服你要吗?”这一下段新才回过神来,原来自己的手竟然死死的攥着那件休闲西服的衣角,已经将它攥的有点邹巴巴的了。难怪服务员要来提醒。
“哦,我就要这件!”段新也没看价格,至于大小,那更不用试了,有没有搞错,一个合格的杀手,怎么可能连这点眼光都没有呢。刷卡直接走人。
一出大门,段新就看到了那对父女,正在往一辆奥迪q7旁边走去。“说不定这小妞为了感谢干爸的衣服,上车就给老家伙来个车震什么的呢?虽然咱吃不着,过过眼瘾总可以吧?”想到这样,段新就开始加快了脚步跟上了前面那对父女。而且他算好了时间,恰好他们上车一会,自己刚好到车旁边,正好可以一饱眼福。没办法卷毛头,有钱人是撑死眼累死那啥,但是像咱们这没有钱的人,只好撑死眼,饿死那东西了。
不过,就在那对父女打开车门的时候,突然段新就愣住了。因为他感觉到了一种气息,这种气息他太熟悉了。
“有杀气!”不知道是不是出于条件反射还是怎么回事,段新突然冲过去,一把将前面的那对正恩恩爱爱的干父女给推开,自己也跟着滚向旁边。就在此时,刚刚两人经过的地方,响起了两声枪响韦斯琴。那种子弹撞击地面的声音,在段新听来,无比的清晰悦耳。多久没有听到这种声音了。
不过还没等段新继续品味那种动人的声音,“砰”的一声,他的头就撞到了旁边的垃圾桶上。“他娘的,还真痛!”
那对父女也终于反应过来,看来这次是有人要暗杀自己。但是还不给他们反应时间,不远处又响起了两声枪声,吓得那个女孩‘啊”的一声,就哭了起来。
段新这个时候也是无能为力,情急之中,一脚将那个撞到自己头的垃圾桶给踢了过去,垃圾桶一到两人的前面,“砰砰”就是两声打在上面。
这个时候段新已经看到了那两个袭击之人,正站在不远处的胡同口,此时两个人向垃圾桶又射了几枪苣姬,就慢慢的跑了过来。
段新没有了内力根本对付不了两个有枪的人,这个时候看到旁边的汽车,刚刚老头已经将车门打开所以他一跟头就爬了进去,他刚准备点火去救两人,才发现根本没有钥匙。
“我靠!不是吧?这也太衰了!”
就在这个时候,段新从后视镜里发现了那两个杀手,此时正隐藏在一个广告牌后面,企图下一次的移动。
“快上车!”段新对着那躲在垃圾桶后面的父女喊道。那老头别看年纪不小一头白发迎风飘扬眼见蹦跶不了多少年了,谁知道反应还是不错,听到段新喊叫,一把抱起正慑慑发抖不知所措的女孩一下就冲到了车门边钻了进来。
不过因为老头抱着女孩,又急于上车,所以他竟然一下将女孩推到了段新怀里。
“快!开车!”老头一关上车门就大叫。一股上位者的气势。
由于微信篇幅限制,只能发到这里啦!
↓↓↓点击下方【阅读原文】,未删减版剧情高潮不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