话剧票务官场短篇:交易-洞见趣闻

官场短篇:交易-洞见趣闻
提示:请点上方↑↑↑洞见趣闻一键免费关注我们
《洞见趣闻》"洞察、见解、趣闻、段子。”
内容来源:杨晓图文综合自网络

胡凯家的门铃响起。“谁啊?”钟点工李嫂放下手中活计,通过猫眼,看到一位四十来岁的男子,头顶微秃,西装革履。李嫂打开门,来人满脸堆笑问:“胡先生在家吗?”
“你是?”
“我是小田,前段时间来过的。”
“哦,是田老板。”李嫂好像有了一点印象,“胡先生在家呢,不过他正在创作,这个时候一般不见客的汪念杰。”
“李嫂,谁来了?”有声音从书房传来。
“是我,搞房地产的小田!”话音刚落于艳茹,胡凯快步走出,“田老板,快请进,怎么来前不先打个招呼啊,怠慢了。”

李嫂倒完茶水后离开,偌大的客厅只剩主宾二人。田老板笑着说:“胡先生,上次从您这求的字挂在我办公室,看到的人没有不叫好的汪丽珍。每次看到您的字,我都感觉工作更有劲头了。”胡凯笑而不答,静等下文。
“后来我老婆说,胡先生字写得这么好,要是能再求一幅挂到家里,那多有面子。”田老板一边奉承着西厢少年,一边眼巴巴地看着胡凯,“所以呢,我就又厚着脸皮来了流氓总裁,想请您……”
胡凯脸上似笑非笑的,摆摆手说:“田老板啊,本来凭咱俩的交情,一幅字也不算什么。可你看我正忙,一时也没空写。”

田老板像是对此早有准备,当即说道:“知道您是大忙人。要不毛岸龙简介,您墙上挂的字送一幅给小弟如何妻主当自强?”说完,他从身上掏出一个小盒子打开来,“我偶然在一家玉器店看到这个镯子,成色极佳,嫂子戴上一定好看。”
提着一幅字,田老板离开胡凯家,步子迈得轻飘飘的,因为他知道,只要胡凯收了礼,水利局新办公楼项目就十拿九稳。
胡凯在书房细细打量那镯子,心里同样得意。刘冠廷自打与水利局刘局长结交话剧票务,刘局长逢人便说喜欢自己的字。如此一来,每逢有人求刘局长办事,都要想方设法来求字瞿天临,字当然不会白送通天血魔。卖字的钱每次上交刘局长,胡凯都能从中得些提成,这可是笔不小的收入。

书房门陡然打开,胡凯抬头一看,是夫人浅沼稻次郎。
“老婆,快戴上试试。”
“试什么试,刘局长被检察院带走了!”
“啊!”胡凯惊呆了心灵盟友,对镯子掉在地上摔碎的声音充耳不闻。直到一阵急促的敲门声响起,他才回过神来:“快,去看看,是不是检察院的人罗姗姗?”
喜欢本篇,欢迎点赞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