诛仙二吧巴金:我不会忘记自己的丑态,我也记得别人的嘴脸-海外电视2017

巴金:我不会忘记自己的丑态,我也记得别人的嘴脸-海外电视2017



文 | 巴金
(现代中国著名作家)
来源 | 网络
导言:
巴金在文革后撰写的《随想录》,内容朴实、感情真挚,充满着作者的忏悔和自省,巴金因此被誉为“二十世纪中国文学的良心”星铠武装。
十年浩劫绝不是黄粱一梦。这个大灾难同全世界人民都有很大的关系,诛仙二吧我们要是不搞得一清二楚,作一个能说服人的总结,如何向别国人民交代!可惜我们没有但丁,但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新的《神曲》。所以我常常鼓励朋友:“应该写!应该多写!”
朋友王西彦最近在《花城》上发表了一篇文章,讲我们在一起在“牛棚”里的一些事。文章的标题是《炼狱中的圣火》,这说明我们两个人在“牛棚”里都不曾忘记但丁的诗篇。不同的是,我还在背诵“你们进来的人,丢开一切的希望吧”,我还在地狱里徘徊的时候,他已经走向炼狱了。“牛棚”里的日子,这种荒唐而又残酷、可笑而又可怕的生活是值得一再回忆的。读了西彦的文章,我仿佛又回到了但丁的世界。
正如西彦所说,一九六六年八月我刚在机场送走了亚非各国的作家,“就被当作专政对象,关进了‘牛棚’。”他却是第一个给关进上海作家协会的“牛棚”的,用当时的习惯语,就是头一批给“抛出来的”。他自己常说,他在家里一觉醒来,听见广播中有本人的名字应惜艳阳年,才知道在前一天的大会上上海市长点了他的名,头衔是“反党、反革命分子”。他就这样一下子变成了“提防老千粤语牛”。这个“牛”字是从当时(大概是一九六六年六月吧)《人民日报》的一篇社论《横扫一切牛鬼蛇神》来的石野容子。“牛鬼蛇神”译成外文就用“妖怪”(Monster)这个字眼。
我被称作“妖怪”,起初我也想不通,甚至痛苦,我明明是人,又从未搞过“反党”、“反革命”的活动。但是看到“兴无灭资”的大字报,人们说我是“精神贵族”,是“反动权威”;人们批判我“要求创作自由”;人们主张:“无产阶级对资产阶级实行全面专政”,我就逐渐认罪服罪了。
我是真心“认罪服罪”的中山桥一霸,我和西彦不同,他一直想不通,也一直在顶。他的罪名本来不大,因为“顶”,他多吃了好些苦头,倘使“四人帮”迟垮两三个月末世竞技场,他很有可能给戴上“反革命”的帽子动物王国窃案。
一九六七年在巨鹿路作家协会的“牛棚”里,我同西彦是有分歧的,我们不便争吵七根胡,但是我对他暗中有些不满意。当时我认为我有理,过两年我才明白,现在我更清楚:他并不错。我们的分歧在于我迷信神,他并不那么相信。举一个例子,我们在“牛棚”里劳动、学习、写交代,每天从大清早忙到晚上十点前后,有时中饭后坐着打个盹,监督组也不准。西彦对这件事很不满,认为这是有意折磨人相思王妃,很难办到谢云汉,而且不应照办。
我说,既然认真进行“改造”,张振朗就不怕吃苦,应当服从监督组的任何规定。我始终有这样的想法:通过苦行赎罪。而据我看,西彦并不承认自己有罪郑冬心,现在应当说他比我清醒。读他的近作,我觉得他对我十分宽容,当时我的言行比他笔下描写的更愚蠢、更可笑。我不会忘记自己的丑态金成武,我也记得别人的嘴脸。我不赞成记账,也不赞成报复。但是我绝不会让自己再犯错误。
十年浩劫绝不是黄粱一梦。这个大灾难同全世界人民都有很大的关系,我们要是不搞得一清二楚,作一个能说服人的总结,如何向别国人民交代!可惜我们没有但丁,但总有一天会有人写出新的《神曲》。所以我常常鼓励朋友:“应该写!应该多写!”
当然是写真话王俊逸。
往期精彩
中央党校教授警告:莫当“救世主”!中国的敌人或许是中国自己
沈乔生:一个知青的声音、一个知青的再度发声
我国到底欠苏联多少债务?
中国修高铁,德国却在偷偷建自行车高速公路!看完已惊呆!
3名华人一下飞机就面临死刑!原因竟是带了….海外华人千万别犯傻
贵族精神的三大支柱:文化教养,社会担当,自由灵魂!
死于朝鲜的瓦姆比尔和负责任的大国
中国各时期最雷人的标语,看到第二个我就吓傻了!
中国人把日子过反了!(值得思考)

图文来源网络光宇go购,版权属于原作者。若转载涉及版权问题,请联系我们删除。


↙↙↙点击“阅读原文”↙,查看更多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