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千骨吻戏大哥领进门拼搏靠个人:铁血强宋(三)-铮眼看历史

大哥领进门拼搏靠个人:铁血强宋(三)-铮眼看历史
黄如一,男,汉族,80后生人。倡导用理性、客观的逻辑思维方式分析史实,反对先入为主的印象式历史,尤其反对刻意挑选史料来附会某些成论。在感性态度上,非常推崇钱穆客观但又略偏向于本民族的温情史观,反对自虐史观。

铁血强宋(三)
宋朝,中国历史上,乃至整个人类文明史上最为伟大的王朝之一。在他所处的三百二十年时间里,我们的祖先创造了前无古人,也暂无来者的伟大文明,带领着地球上最大的民族——汉民族完成了从中古世纪向现代社会形态的转型。然而遗憾的是,时至今日,现代的中国人却给本国的一个朝代扣上了一顶“积弱积贫”的帽子。他们无视了宋朝三百二十年的超长国祚,无视宋军在对辽、夏、金、元等强大帝国时取得的辉煌战绩。如果我们屏蔽了先入为主的印象,从头来审视这三百二十年及其前因后果,似乎可以得出一个更加客观的评价。来看看大宋到底是一个“崇文抑武”、“守内虚外”的软弱小国,还是一个钢筋铁骨、热血镕金的伟大王朝吧?
铮眼看历史
大哥领进门 拼搏靠个人
放弃了在赵弘殷的将军家庭中成长的机会,赵匡胤在外面找到了自己的事业。自小的良好教育,再加上离家出走那段时间的艰辛,已经完全磨炼出来一位完美的太祖。他既有优秀的文化、过人的见识,高超的武艺,还有饱经风霜的心智。而成长在五代的血腥乱世之中,更使他坚定了救苍生平天下的伟大理想,而不仅仅是当上最高权力统治者的个人野心。
赵匡胤在军中结识了年龄相仿的柴荣,并以其干练聪颖给柴荣留下了深刻的印象,野史上称之为“双龙会”。在上一集中我们说到,郭威的子女都被汉隐帝杀光了,所以柴荣就过继给他的姑父郭威,立为皇太子,两人的命运都由此发生了根本性转折。
历史上确实有一些人可以靠出身背景取得成就,但这其中不包括开国皇帝,自然也不包括宋太祖。赵匡胤的父亲赵弘殷和柴荣确实在他的仕途中起到了强力助推器的作用,但他此后的成就仍然是靠自己的勇敢和智慧拼搏而来的。广顺三年,赵匡胤被提升为滑州副指挥使。滑州是开封的北大门,战略地位非常重要,滑州副指挥使是比东西班行首高得多的职务,赵匡胤只用了两年就提升到了这个职务,可见花千骨吻戏,前两年的低级职务应该是挂职锻炼性质。同年,晋王柴荣也调任开封府尹,明确了皇储地位。柴荣既然明确了储君地位,就要拉拢人手,于是将其颇为欣赏的赵匡胤调任开封府马直军使,虽然级别没有提升,但是成为了未来皇帝的潜邸近臣,前途一片光明。
显德元年,也就是公元954年,周太祖郭威驾崩,晋王、镇宁节度使柴荣继位,即为周世宗。周世宗刚继位的时候情形其实和汉隐帝差不多,都是年轻人面对一群老叔伯杨士勤,但是显然周太祖也充分考虑到了这个问题,在驾崩前就作了解决。首先是让柴荣担任开封府尹的职务,明确为皇储,既锻炼能力,也培植势力。然后废掉了王峻和王殷这两位老伯,扫清了柴荣继位的障碍,所以后来周世宗继位后避免了汉隐帝的尴尬。
不过周太祖可以在身前解决内忧,却未能完全解决外患,别忘了北汉还在太原等着后周出丑呢。这下郭威死了惊叹不已造句,郭荣被视为毛头小子,刘崇欣喜若狂,认为这是报仇雪恨的大好机会,立即集结兵马,并且向辽国求援,强烈要求辽国派出大军助阵,讨伐后周金民灿。
这一次刘崇其实是倾国而出,更兼有辽帝国的鼎力援助金犊奖官网,但是后周方面刚开始并未引起重视,认为又是例行袭扰。镇守潞州的昭义节度使李筠派出部将穆令均仅率两千骑迎战,当然是羊入虎口,穆令均阵亡,全军覆没。李筠这才认识到这是一场大战,连忙固守潞州街市伟,并向开封报告军情。
接到军情急报的时候,后周朝廷正在为太祖治丧,又连忙召开军事会议,会上就如何迎敌进行了一场激烈的辩论。以周世宗为首的一派认为应该御驾亲征,理由是汉辽联军势大姜洋洋,非亲征难以获胜,何况汉隐帝的教训就摆在眼前,遣将出征容易造成兵变丢了皇位;而另一派,以老臣冯道为首的一派则认为,小皇帝应该坐镇开封,遣将出征,理由是五代中有很多皇帝都喜欢御驾亲征,结果前脚刚出门后脚家里面就造反了。
凭心而论,两派的观点都各有道理,五代就是这样的乱世,随便你怎么选择,只是早死晚死的问题。两派辩论到最激烈的时候,周世宗激动的喊道:“唐太宗就喜欢御驾亲征,每战必胜柯曦,我也要学他!”冯道则不留情面的反驳道:“你是你,唐太宗是唐太宗!你龙椅都没坐热,还是先把小命保住再说这些汉武唐宗的大话吧!”双方的言辞愈发激烈,就差没在朝堂上动手了。顺便说一下,这位冯道老先生号称五代最牛公务员,在朱温手下就开始当官陈朕冰,一直当到柴荣,其油滑于官场的能力史所罕见,这么驳皇帝的面子老沈一说,应该说冯道老先生也是一颗赤诚忠心,逆鳞直谏,理也说到了点子上,不过最终后周朝廷还是决议:御驾亲征!
事实上,周世宗还有一个打算,就是要通过一场大战,树立起他在军队中的威信。冯道所说的风险他当然全部都要承担。冯大人,感谢您的忠心直谏,但这一次,柴荣已决心要用双手杀出一条血路,就请您拭目以待吧!
周世宗绝不是头脑一热,就提刀上马,奔向战场找到刘崇对砍。战前,周军做出了详尽的战略规划,充分利用了兵力优势,对北汉军形成了一个凹形防御面,最大可能的分散了北汉军的进攻火力,在反击之时容易形成对敌军的战略包围,使刘崇倾国而来,有来无回!作为周世宗的侍卫亲军将领,赵匡胤也终于获得率领野战部队上阵杀敌建功的机会了!两军主力在泽州高平县的巴公原列阵决战,史称“高平之战”。
巴公原是一个开阔平原孙叔敖纳言,非常适合大兵团会战。此役,北汉方面列出一字长蛇阵。邓楚涵周军仍以凹形防御面应敌,梯队进攻,左右兼顾陈希米。周世宗虽然是未经战阵的年轻人,但是从这番布置来看,他或者说是他的参谋部水平远远高于刘崇。
发现这个问题的不仅仅是后人,当时也有人发现了,就是辽军主将耶律敌禄。他首先对周军阵型进行了侦察后认为周军实力强大,阵型科学,于是找到刘崇,要求重新配置阵型。然而刘崇的想法和他正好相反,他觉得周军人数不是很多,而且骑兵偏少,完全不是自己的对手,甚至有点后悔不该请辽军来分功。忿恨之下,耶律敌禄决定只坚守阵地,但不施援手油价哥,坐看自以为是的刘崇自己解决敌人。不过这也正合了刘崇的意,他本来就后悔请来契丹援军,既花钱又抢功,这下好了,辽军不出手,功劳都是自己的了。
张元徽是北汉的第一悍将,尤其擅长重骑兵冲锋,军令一下,四千名铁甲骑兵顶着风沙,向周军阵型发起了猛冲,周军右翼顿时溃败。虽然一时占据了优势,但是刘崇的排兵布阵却在此刻却显示出一个漏洞:他没有留够预备队,如果战败将一败涂地,而就算现在获得胜势,却没能向周军已经崩溃的右翼继续投入兵力。那边儿呢,皇帝周世宗稳住了军心,赵匡胤身先士卒,左臂中箭,血浴战袍苍木マナ,却愈战愈勇。
张元徽,这位北汉真正的勇士,赵匡胤的飒爽英姿也彻底激发了他的豪情。这一次他一马当先,顶着猛烈的风沙,冒着周军的箭雨,怒吼着冲向赵匡胤,麾下将士无不效命,紧随其后。然而,刀剑无眼,虽然张元徽身被重甲,挡住了周军不少箭支,但就在他冲到周军阵前很近的时候,战马中箭倒地!巨大的冲量将他直接甩了出去,正好落在周军阵前,周军此刻也顾不得活捉,一阵乱刀将这位悍将剁为肉泥。
“张元徽死了!”
周军的喊声借着南风将喊声清楚的传到了北汉军的耳朵里,北汉军的精神支柱顿时坍塌,周军发起了全面反攻!这时的刘崇才认识到战场不那么好玩,连忙屏退了乐队,亲自挥舞令旗指挥作战,北汉军收缩阵型岑小林,沿着一条小河全力抵抗。正在这个时候,周世宗的预备队刘词老将军终于赶到了。这时候的刘崇本来就已经处于劣势,再面临这支生力军已经完全无力抵抗,北汉军全线溃败,后周取得了这场关键战役的全胜!
高平之战后,周世宗整顿军纪,重奖作战勇猛的赵匡胤等将,周军上下肃然,士气大振,继续向太原开进,由于辽国出兵。周世宗退回开封。但经此一役,北汉和契丹也再无力南侵,后周的北部边境就此暂时安定下来。
高平之战在现代历史研究中没有受到足够的重视,名气也不大陈淀,但事实上其地位非常之高。其实大家可以想想,这场战役和七百年后的山海关战役是何其相似,唯一的不同的就是辽军没有出手。试想如果刘崇能够对耶律敌禄友好一些的话,辽军必然可以等周汉两军厮杀到筋疲力尽之时出手决胜,就像多尔衮帮助吴三桂打败李自成一样,周军则几无可能获胜,契丹帝国必将再度君临中原。
历史不容假设,历史又最喜欢被假设。
无论如何,年轻的周世宗不畏艰险,御驾亲征获得了这场胜利,第一次为五代中原王朝奠定了北方边境安全,为日后宋朝的统一打下了坚实的基础,为汉文明的连续发展作出了巨大贡献,他无愧为一位伟大的民族英雄!而此战中,低级军官赵匡胤浴血奋战,重振士气,为周军的反败为胜起到了关键作用,他本人也在后周禁军中脱颖而出,深获周世宗的信任,为以后掌握军权,篡位称帝,建立宋朝走出了最重要的一步。
这正是:
白帝岂肯锢深宫,捍卫神州立奇功。
赤帝一剑挥十将,浴血狻猊化真龙。